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秀场 > >正文

悼念恩师:中国第一位旅游学博士、杭州大学创系主任陈纲先生

时间:2019-05-16 来源:萍乡新闻网
 


昨晚,深夜11点,微信朋友圈的一条噩耗把我震惊了——《杭大旅游系创系主任陈纲今天离世》!!!

翻看《杭大旅游系创系主任陈纲今天离世》微信的前后页,满屏都是网友的缅怀和祝愿:“哀悼陈老师!”“哀悼怀念陈纲老师!”“陈纲老师,一路走好。”“1996-1998年在深圳上杭大旅游研究生班时与陈老师有过接触,听过陈老师的课。音容笑貌,犹在眼前。愿陈老师在天堂一路走好!”“陈纲老师是我多年的邻居,祝他在天国快乐!”“人间已酬博士志,天堂再享旅游梦——怀念陈老师。”“回忆在校时,陈老师说的印象最深的一句话:人生有得必有失,有失亦有得……”“多年无音信,再闻已隔世。忽觉内心底,往日从未离。但悲师已去,不胜怅然意。遥望西子湖,寄我弟子祭!”“惊悉陈纲老师逝世,不胜哀痛!往昔如昨,点点滴滴,铭记在心。愿陈纲老师一路走好!”“惊闻陈老师仙逝,学生遥祭,祝愿恩师走好!”“陈老师为人师表,可敬可佩,祝愿陈老师一路走好!”……其中一部分网友,是我熟悉的学长系友,更多的,是我从未曾谋面、也不认识、但同样曾经接受过陈老师教诲的旅游业界同仁。

看着满屏的文字,第一次与陈纲老师见面的情景,浮现在被泪水模糊的眼前,历历在目,仿佛就在昨天。

那是1997年的秋天。记得是9月份的一个上午,我怀揣着苯妥英钠的作用刚买不久的《旅游学概论》,走进浙江大学西溪校区(老杭大)西一楼,敲开了二楼“院长办公室”的大门。“请进。”一个低沉稳重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。推开虚掩的房门,一位穿着西服打着领带、气质儒雅的老者正在伏案批改。这位老者,应该就是旅游学院的陈纲院长吧?“陈院长,您好。我叫任国才,是杭州大学生物系的本科生,对旅游专业很感兴趣,想来报考旅游专业研究生,不知道可不可以?需要重点准备什么?因之前对旅游专业了解很有限,所以冒昧来请教陈院长。”第一次走进旅游学院就有幸见到院长,兴奋之余还有一些紧张。“喔,是小任啊。旅游专业是一个开放的专业,我们欢迎有志于旅游工作的各类人才来报考。我们学院很多毕业和在读的研究生,也是从其他专业跨专业考过来的。之前是什么专业没有关系,好好学习,好好准备!”陈老师的一番话,一下子打消了我的疑虑,也坚定了我报考旅游学院的决心。随后,陈老师耐心地询问了我的专业背景、考研准备工作等情况,并针对性地指导我应该阅读什么专业文献资料、应该重点研读哪些科目内容。当得知我老家是浙江东阳时,陈老师笑着说,“我老家是武义县的,武义和东阳都属于金华市,说起来我们还是老乡呢。”短短二十分钟的交流,让我有醍醐灌顶、如沐春风的感觉。走出院长办公室,我在走廊两侧的“学院风采”仔细观看旅游学院的介绍:“杭州大学旅游学院是中国第一个旅游本科学位点、中国第一手脚抽搐,意识不清楚,这是癫痫的症状吗?个旅游硕士学位点……陈纲院长毕业于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大学,是中国第一个旅游学博士……”我暗暗下定决心,一定要全力以赴,争取成为陈纲院长的学生!

随后的几个月内,我戒掉了酷爱的体育运动,开始了每天早7点晚11点、宿舍-图书馆两点一线的考研生活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1998年1月的研究生考试中,我以总分361分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公费研究生(那一年仅录取4个研究生,其中只有2个公费名额)。考研的代价是,之前都是1.5的裸眼视力,考研后变成了0.8,我第一次戴上了眼镜。

1998年的初夏,在拿到旅游学院录取通知书后,我又一次走进了院长办公室,又一次见到了陈纲老师。在得知我考了第一名后,陈老师很高兴,笑着对我说,“小任,祝贺你啊,欢迎您成为旅游学院的研究生!”之后,陈老师详细询问了我的专业知识掌握情况、对旅游行业态势的了解情况,勉励我说,“小任,你之前没有系统学习过旅游本科的专业科目,利用开学前的一段时间,好好补一补课,把旅游学的基础打扎实。”

1998年9月,我正式到旅游学院新生报到,成为一名旅游专业研究生。在研究生新生入学典礼后,陈纲老师又专门问了我的学习情况,“国才,第一学年是研究生学习的基础年,除了学好研究生的规定科目外,要多去旁听你之前没有学过的旅游本科课程,增加对旅游学科治疗癫痫最权威的医院的系统了解和专业认识。”

旅游专业是一门应用型很强、理论与实践结合度很高的专业,陈纲院长很注重研究生的应用研究和旅游实践,并积极为学生创造做横向课题的机会。记得是1999年初,陈老师承接了浙江千岛湖水上旅游项目策划课题,特别安排我们同一届的4位研究生都进入课题组,一起参加实地调研和文稿写作。在课题内部讨论会上,陈老师逐一点评了每位成员的工作成果,“国才,你写的这个章节,口语化表达的内容比较多,这方面需要改过来。我们做的是专业策划,不是写散文和诗歌,一定要用专业词汇、专业语言、专业表达……”

遗憾的是,到了我读研究生二年级的时候,陈纲院长因为年龄问题正式退休了。荣幸成为陈老师入门弟子,却没有机会更多追随陈老师。陈纲院长退休后,我又先后师从傅文伟教授、丁力教授,前后有幸得到了三位恩师的教诲和指点,受益终生。

研究生毕业以后,与大多数同学留在杭州或上海当老师不同,我走上了一条在全国各地走南闯北的旅行工作之路。除了每年给陈老师打个电话表达问候外,难得几年才去看望陈老师一次。记得有一年冬天,获悉陈老师开刀住院了,我回杭州后马上去医院看望。推开病房的门,看见陈老师躺在病床上,脸色憔悴,身体也消瘦了不少。看见我来了,陈老师眼中满是高兴,挤出笑容招呼我:“国才,你来了,快过来坐。”坐在陈小儿癫痫如何诊断老师身边,我详细地向陈老师汇报了这几年的工作和学习情况,陈老师勉励我,“要继续努力,加强理论学习,注重学以致用。”聊了二十来分钟,师母过来催陈老师休息,我依依不舍地告别了陈老师。

想不到,这次一别,竟然成为了永别!

后来几年,断断续续从其他同学中听说,陈老师身体一直恢复地不太好,但我因为工作生活不在杭州,一直没有再去看望陈老师。错过,从此成为了终生的遗憾!

从1978年的“外事接待”,到 “中国经济一靠石油,二靠旅游”,到“国民经济新的增长点”,到“国民经济重要的支柱产业”,到2014年的“国内旅游世界第一、出境旅游世界第一,入境旅游世界第四”,中国旅游业30多年来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步和发展。这其中,离不开旅游教育的基础和旅游科研的支撑。而在中国众多旅游教育和科研工作者中,陈纲老师,无疑是耀眼的一座丰碑!

“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”成千上万受过陈纲老师教诲的学生,已然成为中国旅游业的栋梁。陈老师未竟的事业,您的学生们正在接棒努力!

陈老师一路走好!

愿您在天国安息!

(陈纲先生,杭州大学旅游系创系主任、中国第一位旅游博士,生于1938年,逝于2014年,享年76岁。)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