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西甲 > >正文

田野女人香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255章 没种的家伙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 来源:萍乡新闻网
 

    “好的村长。”周晓光四处扫视着,看到范金龙不怀好意的坐在第一排盯着自己,眼里还藏着几分阴险。

    他惦记马玲很久了,结果现在马玲死心塌地的跟着周晓光,俩人甚至不顾村里人的流言蜚语,公然住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这份嫉妒自然是加到了周晓光的头上,范金龙原本就是个心胸狭隘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了,人齐了,今天这次会议呢,其实没多少事儿,还是老生常谈吧,谈谈村里的发展。我们村呢,我也不瞒大家,今年被乡里重点批评了,我跟刘支书都被叫去了乡里,在乡里召开的农村产业发展,城镇化建设的会上,做了深刻的自我检讨。乡里呢,给我们也下了最后通牒,假如,今年我们村的收入再跟不上去,年末倒数第一的话,到了明年的这个时候,我俩,包括在座的各位,都会被免职,不管你们有权没权,到时候,乡里会重新组织一套领导班子来。”范大海说道这里,停顿了一下,面无表情的看着下方紧张起来,开始窃窃私语的人。

    “安静!”范金龙大生喊道,他还成了负责维持秩序的人。

    “范金龙,你就老实的做你的工作,维持秩序这活儿不用你来干,你个文书怎么当的?本子呢?笔呢?不是我不告诉你带纸笔记录会议精神吗,你在那想啥呢。”范大海没好气的训斥着自己的儿子,把范金龙说的只好傻笑。

    “爹,俺忘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屋里爆发出一阵哄然大笑,把范金龙的老脸也羞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真他妈的废物,再有下一次,你这个文书就别当了。”范大海脸一阵白,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太能给自己丢脸了,这不是让人笑话自己吗。

 黑龙江中亚医院治癫痫;   “俺不咋会写字,要我说啊,就别记录了,我记性好,能记住。”范金龙大咧咧的说道,挠了挠头皮。

    “你能记住个人名,这个我也会,是个人就能,用得着你。”周晓光在他旁边不远的椅子上冷笑着说道,挑衅似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个周二蛋,说谁呢。”范金龙不能跟自己老爹发火,对周晓光却是不客气,撸着袖子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我肩膀可有伤,你要是碰破了俺一点皮,你们家就等着赔钱吧。”周晓光很是无赖,他现在活动不便,打不过范金龙。等以后身体好了,再好好的收拾他。

    “怕了吧,哼哼,就知道你是个没种的家伙。”范金龙得意的说道,慢慢的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怕你?真是笑话,我是怕一只胳膊把你撂倒,以后你就彻底没脸见人了,我今天得给村长个面子,不惜的跟你计较。”周晓光冷笑着冲着范金龙打了个口哨,把范金龙气的七窍生烟,又要站起来跟周晓光动手。

    “范金龙你给我坐下,这里是村部会议室,你当是你们家呢,你要在这样就趁早滚蛋,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。”刘美丽看不下去了,这个范金龙素质真的不咋的,自从当上了文书就吊儿郎当的在村里张扬,耀武扬威的,好像当了多大的官似的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彻彻底底的一个小混混吗,实在太差了。如果不是那次跟周晓光生气,这个文书怎么都轮不到他来当。

    不过,周晓光现在也厉害了啊,竟然攀上了县里的大树,这不,板上钉钉的一个副主任,下来了,想不给都不行的。

    范大海正说在兴头上,现在被自己的儿子搅合成了一锅粥,还有那个周晓光,真是嘴巴一丁点都不让人,自己儿子就像是跟他结了几百辈子的仇一样,见面就开请问患上了癫痫病应该要怎么治疗呢?火。

    眼里还有自己这个村长吗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,周晓光他还说不得,要想给他穿小鞋,现在还不是时候,等这个会开完,有的是机会卡他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好了好了,范金龙你要在说话,就给我出去,以后别进来了。大家继续啊,我刚才说到哪了?”范大海问道。

    “村长,你说乡里让你跟刘支书做了检讨了。”周晓光朗声说到,得意的看着范金龙。

    范金龙凶狠的瞪着周晓光,他现在不能说话,只能用眼神无声的对抗。

    “哦,对。所以呢,今年大家务必努力,一起把沙头村发展上去,否则,等明年真的换届了,咱们的日子就难过咯。新的领导班子的眼睛里,不会容下我们这些旧沙子的。”范大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村长,咱们发展经济,怎么发展啊,你跟支书有啥计划没啊,咱们村除了能打点粮食,也没啥别的产业和资源啊。”李杆子那粗大的嗓门震得会场里嗡嗡的响,他给范大海提出了一个现实问题。

    “初步呢,是先修一条路,我们村虽然偏了点,但是背靠边境高速,完全可以修上一条路,贯通十里八乡的,最好在附近能修一个旅馆之类的,再给配一个加油站,我们设个收费亭,让过路的司机能休息休息,这也是一大笔钱啊。之后呢,等路修好了,咱们就可以快速的发展特色产业,比如果园,养殖场等等,反正大方向上,还有很多很多可以做的事情。”范大海说道,手臂高高的挥舞着,仿佛在构建一个伟大的蓝图。

    “说得好!”范金龙忍不住称赞道,不断的拍着巴掌。

    范大海瞪了他一眼,这次没斥责他。

    “我南京癫痫病治疗费用是多少跟老范的意见差不多,咱们村的计划书乡里已经批准了,过阵子就会下来拨款,到时候找工程队或者,咱们村自己组织队伍修路,修个石头路也比现在的土路强啊。”刘美丽赞同的点着头,说道。

    周晓光皱眉思考着他俩说的话,理想很美好,可是现实里却未必那么容易吧,乡里给的拨款,是多少路段的拨款呢,沙头村周围要是修路,按照四通八达的标准的话,那得多少钱?没个上百万下不来吧?

    乡里会那么的大方吗?

    而且,修石头路,也是没法跟高速接轨的,那些跑长途的大车司机,还能压着碎石头特意来你这里休息?

    他们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行,村长说咋办就咋办。”一片附和声,让范大海满意的点了点头,看来自己还是比较有说服力的,他最后看了一眼周晓光,见他低着头不吭声,特意问了一句,“晓光啊,你的意见呢?”

    大家都惊讶的看了过来,周晓光一个普通村民,村长咋还咨询起他的意见了?那态度好像是很尊重他似的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行,村长你放手干吧,具体遇到了问题,大家伙再商量着来呗。”周晓光没有把自己的疑惑说出来,或许范大海是有什么妙招,自己给安排好了呢,我就别越俎代庖的指点人家了。且看看后来是怎么发展的吧。

    “好,那这件事就这么的通过了。最后一件事儿,是关于一个决定,前天呢,我收到了乡里的通知,建议我提拔周晓光当咱们村民委员会的副主任。晓光呢,这不受伤了吗,你们也看到了,锁骨骨折,他是为了救一个女孩,被大卡车撞到的。这事儿已经上了乡里电视台了,周晓光的表彰很快就会下来,他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是值得我们学习的,发扬光大的,晓光这样的好青年,也应该走上更高的岗位,为人民服务。”范大海说的很流畅,洋洋洒洒,一阵风吹过,吹起了他癫痫需要吃几年药桌上的一页纸,在空中飘荡着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村长,你讲这么几句话还用发言稿啊。”赵大栓在底下喊了一嗓子,引发了一阵欢快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,我这是为了更好的贯彻党的精神。咱们村呢,一直以来,都是我跟刘支书在管事儿,责任重,担子也不轻。这一两个月我们要好好的规划管理一下咱们村,现在人员有了新的变动,这也将是咱们村最细致的一次分工,下面我宣布一下名单及职责范围。”

    会议室里的人屏住呼吸,安安静静的听范大海宣读。

    “刘美丽,村支书,村委会主任,负责全面工作。范大海,副书记,副主任,负责土地,建设,包括自建房,土地服务,经济发展,生产,信访。李干子,支委支书,财务管理,合同签订,新农合,新社保,村办企业管理。周晓光,副书记,负责教育卫生,组织宣传,经济发展,来信回访。范金龙,支委,负责农业,林业,机电水,会议记录,安全生产。刘香琴,妇女委员,负责妇幼保健,计划生育,卫生。赵大栓,治调委员,负责治保调解,民兵,青年教育,社会治安,信访稳定,安全生产。还有最后一个,名字待定,大学生村官,副书记,负责共青团,党群工作,协助书记开展村级工作。就这么多,你们好好的消化一下。”范大海说完,抿了一口茶水,把杯子轻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下面的人听完,沉默了一会儿,李杆子忍不住问道,“村长,整这么多弯弯绕干啥,像以前那样不挺好吗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那样的制度是混乱的制度,你们几个身上的担子太轻了,如果不能给老百姓办实事,那要你们几个干啥?从今往后,给我打起精神来,你们也发现了吧,大家的工作有相互交叉的地方,我们要相互监督,共同促进和提高,真正做到公开,透明,哼哼,还有什么疑问的?”范大海问道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